延庆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等车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05:21 编辑:笔名

阴森森的那种冷,让稳坐在班车里的我们只想早点发车,早点到家,已经是有点深的夜了,冬夜给人先入为主的漫长感,纵深得很快很彻底,有一种未老先衰般的无助静默,空气里似乎都流淌着在外以久的倦怠。    一车相近相见相熟不相识的人永远以微小缈茫的不同相隔着,仿佛有此屏障,生活的恣态就会象万花筒一样丰富,神秘,动人。这一车从同一个厂门口流泄出来的人就都有了优雅传说,有了万千履历。    落座得都有点匆促,千篇一律,日复一日的拥挤局面没能磨掉争先恐后的紧急感,真正坐下了才算安妥,面对落后者还得在暗夜里慌忙去找别的路程不确定的车这样额外的尴尬,谁能无动于衷甘于受麻烦呢。    我是那争先恐后里争了一大截子先的,过于争先恐后也是一种病,血液里,骨子里,祖先们不知以怎样曲折的迁回带给我的,属于天性的,不可解的东西,我能拿它怎么办,肉体就先被折腾得没了形。    为了提前,我得付出一大段无心无绪等车的时间,这类人必得为预设而透支生命。    身后的小伙子小声和同伴聊天,新来的劳务工,年轻得还掩不住羞怯和激越。    他们在谈一些经历,短短的,新鲜的,挑战的经历    你知道吗?那时,我们六个人,在开封,还没找到工作,总共剩三块钱,买成饼子,一小点,六个人蹲在地上吃。    好不容易找到工作,一个月只有六百块,工厂没有食堂,外面饭贵得很,为了吃一碗的阳春面,你知道啥是阳春面吗?就是白水煮面条,有点滋味,我们整整走了十多里路。    那次赶上节日加班,别提多高兴,双倍工资啊,前一晚却又发烧又拉肚子,什么也吃不下,勉强喝下一听可乐,浑身软绵绵的,一想挣不到加班,心里就绝望,那种感觉,真是力不从心啊。    他说着说着忘了小声,我都能看见他脸上兴奋而起的生动。    人受的难一丝一豪都记得,还原到逼真的程度。享的福转眼就记不清它的好了,所以受难反而是财富,一笔永存于心,拿出来就使人柔软,使人满足的财富。    晚到的人庆幸还有座位,坐得很舒展。    有人携着酒气上来,本就满漾人气的车里更浑浊了。    那年岁不小的醉汉被同伴推上车,排有个老相识,和他寒喧    走稳当些呀,后面还有座呢    那位舌头短了,    把,把你位让给我    后面还有呢    什么?    酒醉特有的暴烈显现出来    你让我,让我滚蛋?    那老相识是忠厚人,笑笑,不计较。同伴把他向后拉,拉出一路熏人酒味,一车人心里嘀咕,嫌恶,也忍耐。    醉汉四处找座,趁着醉意,支撑起精神的强硬。    那是我的座。    他一指人家用包占的座位。    这有人了。    什么人?这是我的位。    人来了,是穿着入时,妆化得洽好,走路风摆柳似的女子。    他眼睛有点直,醉汉的风度尤其赤裸    是妹子啊    那女子莞而一笑;要不,你坐吧    不,不,妹子你,你坐,我让给你了。自己悻悻坐在司机旁边的位置上。嘴里还不停过说话的瘾。    知道吗?我这是次坐这车,我坐车,就烦,你啥时见我坐车了?我都是骑车。今天要不是天太冷,我还骑车回去。车里人心想,醉成这样,还骑车呢?    我在想,他就是那个骑车人?骑得飞快,风雨无阻,倔强得象和单车梆在了一起,年深日久的骑行,使他成了这一路上的风景,渐成风景的坚持也是一种信念使然啊。        这个醉得失了态的就是他?趁着醉可着劲出格,同伴开他玩笑,给他个尊称,沈处长,他也得意领受?    谁敢?你们谁敢抢我的座?他对着一车人放言。酒使他大胆,匪气,没有任何忌讳。    车里人暗地里嘟囔;你多牛啊。对他的隐忍,宽容里还有看个热闹打发等车寂寞的意思。    同伴喊他,沈处长,坐我这吧,给你留着呢,    他挥挥手,象真正的那样,喊回去;    不用了,我就坐这吧。    颇豪迈。    都知道这处长是杜撰,真是处长就不坐这深更半夜的车了,早有专车伺候左右。    谁人心里没有个权豪势要的梦想?酒真是好东西,让小人物也尝尝位尊的片刻快意。    发车时间到了,河南女司机站在车下,不客气地对那醉汉命令    你下来呀,我才能上去。    刚刚享受完尊严感,他完全没从角色里出来。    什么?你要我下来?你缺(河南话里捉弄人的意思)我呢?    墩实实的女司机才不客气,她笃定这一车人里没什么人物,没有值得畏惧的,得罪不了的。有点出息,有点起色的不会坐这车,不是开私车,就是公车,也不会等到这会儿才回家。她笃定她才是这一车人的航标。    喝这么多干啥?女司机语气里的厌恶一车人都听得出来,兴灾乐祸地想:可有人整治你了。    上班还喝这么多酒    行了,你别他妈的唠叨了。    女司机才不怕动粗,声音尖利起来,愤怒起来:不让人哼,你也别哼!    醉汉被这高八度的声音震住了,同伴知道这司机的历害,不敢帮腔,配合,一车和他搭汕,助长他,容忍他的人都消失了,静得可怕。    好,我不哼,我不哼还不行吗。    司机这才发动车,开起来。再也没有人吭声,都在心里追究,他是真醉呢,还是假醉。懂得认输,妥协的人算是真醉吗?     共 209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勃起功能障碍
昆明专治癫痫医院
治疗男性癫痫病的医院

上一篇:夜风9

下一篇:鸽子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