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高位价格刺激下的补栏热情与理性

2018-12-13 22:16:42

高位价格刺激下的补栏热情与理性

数据来源:中国政府如何避免猪价“心惊肉跳”?本报邓俐刘艳涛“肉跳,心惊。”自1995年开始养猪的重庆市长寿区长太生猪养殖场姜安国这样形容猪价的剧烈跳动和养猪人的心理。一般认为,生产和价格波动的平均周期为6年左右。然而2007年后,周期明显缩短,而且振幅加剧。重庆市畜牧科学院副院长王金勇说,我们要把猪价的波长拉得更长,波峰波谷压得更扁,这才能减少因价格剧烈波动对产业造成的伤害。此轮猪肉价格高位之后会不会重现价格低谷?大涨大跌的怪圈是否会持续?需要从生产、市场、政策等多方面探讨。市场波动的风险基本上由消费者和养殖者来承担,而中间环节均保持稳定的利润。在价低时,养殖者必须承担几乎全部亏损。而价格过高,却可能带来后市的不确定性。价格大涨,补栏肯定增加,这是价格引导生产的市场规律。据统计,上半年,重庆市土杂仔猪涨幅63%,洋三元或PIC仔猪涨幅48.5%。“仔猪基本卖空。”重庆市荣昌猪资源开发公司猪场经理王远志笑着说,他们一年出栏1.5万头仔猪,商品猪出栏2000头,现在价格好,不如直接卖仔猪。昨天一天就卖200多头,13斤的仔猪卖520元,超一斤多加20块钱。高位价格刺激下的养猪者追涨心理确实增强。然而,在采访中了解到,此轮价格大涨后的补栏积极性与2007年价涨后大量资金入场相比,相去甚远。“记得2007年那会儿,我们忙得不可开交,很多人邀请我们去指导,其中有很多人是刚刚进场养猪。大量散户也纷纷跟进。”重庆市畜牧科学院副院长王金勇说,但这次调查发现,不再养猪的农户还是不养,散养户已经大量退出。虽然规模化发展很快,但还没有完全,所以造成补栏数量不如预期。重庆市长寿区长太生猪养殖场负责人姜安国说:“按现在的生猪价格,种猪应该卖得好才对,但实际情况不如预期。规模化养猪场担心价高刺激下市场大量补栏,价格再次大跌。”疫病风险是造成养猪户不敢大量跟进的重要原因。王金勇说,疾病防控压力很大。采访中,了解到,散养和中小规模养殖,硬件设施投入不够,生产条件差,比如冬天缺乏保温,夏天缺乏通风散热。在建设的时候,为了降低成本,材料、设计等较落后。这都会导致疫病多发。一旦中小养殖户生猪发病,囿于条件限制,就很难控制。不断上涨的养猪成本使很多小户望而却步。与2007年的那次上涨相比,这次猪肉价格上涨一个特点是:人工成本、饲料成本、环境治理成本、运输成本等的增加,推高了养猪的综合成本。“有人认为,价格多高啊,你们肯定大赚了吧!”姜安国说,他们没有看到这么多年我们亏了多少,今年价涨实际上是在弥补前几年的亏损。总的算下来,有多大利润还真不好说。因此,养猪人还是很谨慎的。规模化养猪是个综合系统,符合木桶原理。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整个成本就可能上去。目前多数养猪管理还很滞后。因此,管理提升效益的空间很大。重庆市农委畜牧处提供的数据显示,2009年9月至2010年6月,生猪价格连续9个月下滑,养殖户亏损面一度达到58.2%。在这其中,规模化养殖因其成本高而大面积亏损。然而存栏超过5000头的长太生猪养殖场却几乎没亏,为什么?姜安国直言:“就是成本控制得好和养殖方式科学。”“市场价格我左右不了,但如何养殖我可以控制。我把母猪当成亲人养,那它就把我当亲人看,就多给我生小猪。”姜安国笑着说,我养一头母猪一年能产18.2头仔猪,而一般的养殖户只有13~15头。我们一个人可以养800头猪,而一般中小户只能养200头。姜安国又给算了一笔账,一头出栏猪,如果自繁自养,成本在1500元~1600元,目前可以卖到2000元左右,利润为500~400元。而一般的养猪户需要引进仔猪。“所以即使在去年价格低迷时,我也不会亏到那去。具备完整产业链的规模化养殖的抗风险能力肯定更大。”“2007年价格高涨之时,大量散户也纷纷跟进。当时很多没有经验或缺乏积累的市场主体盲目进入,为后市的剧烈波动埋下了伏笔。”王金勇说,散户生产具有盲目性,在养殖管理和方式上落后,易受市场影响,自然增加市场的不稳定性,而规模化却相对稳定。“从市场环节看,规模化养殖还会使买卖双方博弈力量平衡。利润和风险的分配会更合理,市场信息也会更透明,更有利于安排生产。”王金勇说,中小规模养猪户的销售还主要通过猪贩子,说明他们获取市场信息落后,更不要说散养户了。而一些大的企业发展到囊括养殖、屠宰等环节,它的利润可以内部分配,利于稳定市场。生猪生产的特殊性和重要性,需要国家宏观调控。国家连续出台的补贴政策对稳定生产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短期内猪肉价格攀高已经给养猪户发出了收益趋增的信号,补贴是否会使扩大生产的信号过强,从而为下一轮生产过剩埋下伏笔?在价格高位运行下,该不该补?这是很多人的质疑。“该补!”重庆市畜牧科学院信息中心负责人徐胜来对说,回顾2007年,那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点。猪价达到高位后大幅下跌,中央为此连续出台扶持政策,特别是对能繁母猪与规模化养殖进行了大量补贴,使得一些资本开始进入本行业,养殖方式迅速转变。因为市场风险大和成本提高等因素致使散户大量退出,有力地促进了生猪产业的发展。现在的问题是该怎么补,政策要拿捏准。重庆市下拨近两亿元用于生猪生产。政府的补贴政策刺激了补栏积极性。目前,重庆市生猪存栏中,20~50公斤的仔猪、小猪很多,到9~10月份将有大批出栏。姜安国认为:“补贴对养猪行业利好。但我认为,应该按出栏猪的数量来补贴。这才公平,才科学。我相信有五年以上养猪经验的人很多持这个观点。”采访中,很多养猪户认为,这个补贴的钱一定要花到地方。如果补贴给那些不是很好的市场主体,就会弄乱市场,政府应更多地尊重市场规律。那里需要钱呢?疫病风险仍然是威胁养猪行业的一大因素,需加大投入。在走访养殖户时发现,生猪价格的涨跌尚可承受,起码活生生的猪在那。他们就怕疫病,一旦染上,控制很难,而且可能大面积扑杀。一些养殖户反映,免费疫苗的采购、储存、配送、监管等要进一步完善。防疫体系的一个疏漏,造成的损害不可估量。“除了养殖风险,现在的市场风险也很大。国家应该进一步完善有效的信息预警机制。”王金勇说,目前,部门之间的统计会有矛盾,信息采集的准确性和全面性也需要加强。在充分、真实的信息数据基础上的分析研判,才能为政府和市场决策提供科学参考。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一定要把补贴用在真正薄弱的关键环节,不能撒胡椒面。市场波动时,就该把竞争能力差的淘汰,让竞争能力强的不断壮大。生猪存栏(万头)能繁母猪存栏(万头)

3d打印
挖掘机配件
离心机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