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庆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炎武战神 第1319章、无耻的狡辩

发布时间:2020-01-16 21:17:36 编辑:笔名

炎武战神 第1319章、无耻的狡辩

你完了?

战天眉头微皱,虽然心底有着少许的不安,但他不认为在自己的神域空间下凌天羽还能玩些什么鬼把戏。

“呵呵,看来应该是老夫猜想错了,你并不看重你朋友的性命!”战天面色一沉,猛的运出一股恐怖的神力。

这一刻!

小熊目露绝望,痛苦万状。凌天羽是身神经绷紧,死死的盯着面色凶狠的战天,心底焦急的暗暗祈祷着,疑是个惊险的赌注。

眼见着!

小熊就要命丧黄泉的那一刻。

突然!

轰!~

空间猛晃起一道涟漪波荡,一股恐怖形的力量,如同海潮一般,直接视战天的神域空间,猛然间侵袭而来。

“这???”战天老脸巨震。

轰隆!~

一股诡异的气流,化为一道黄金色长龙,呼啸而下,环环的将小熊给席卷住,速的旋转着。锁住的那只形大手,直接被金龙摧毁。

小熊浑身一松,满脸尽是劫后余生的惊愕。

“皇龙战气!”

战天面色直惊颤抖,突然间变得苍白色。

虽然战天已经猜测到了来者的身份,但极不甘心与懊悔的他,怎能甘心放过凌天羽。猛的手臂一震,隔空一掌,一道凶悍的神力,撕裂空间,残忍情的轰向凌天羽。

面对着如此凶悍的攻势,凌天羽反而面色镇定,冷笑道:“呵呵,现在才想要杀我,已经晚了!”

果然!

就在战天的神力攻击得逞的时候,又是一道黄金长龙,破空而出。犹如雷电闪鸣,瞬间而下,严严实实的将凌天羽包裹住。

轰隆!~

一声爆响,虚空扭曲,气流撑动,战天的攻击神力直接被黄金长龙粉碎。

“不!你必须得死!”战天怒吼一声,犹如发疯般的野兽,甚至不顾出手者的身份,直接瞬移而来,运起一掌,森天一般,铺天盖地般的拍向凌天羽身外的那道黄金长龙。

“战卿家!”

雷鸣喝响,一股恐怖的真气流,带着浩盛的金芒,猛冲而下。如同出鞘的利剑,突然被拦腰截断,绝强的劲力,硬是阻挡住了战天的攻势。

战天只觉重重的撞上一尊牢不可破的钢垒,气血翻腾,浑身巨震,深受反噬,大口鲜血,狂喷而出,反倒飞,踉跄落地,面色灰白。

忽而!

空间巨荡,一圈圈诡异可怖的波荡,犹如病毒一般,凶猛如潮般的涌入战天的神域空间中。肉眼可见黑暗光色,被一层层的黄金色光芒所覆盖,瞬间取而代之,是一片唯有黄金色彩的绚丽空间。

凌天羽比震惊,赫赫感觉到了一股加强大的神域融入进来。难以置信的是,竟然如此轻松破解了战天的神域空间,反而将战天囚禁入这道神域空间中。

“这???”战天面如死灰,怒视向正笑意盈盈的凌天羽,终于明白过来,又气得大喷口血了,原来又被凌天羽给狠狠的阴了一次。

太可恨了!

战天一感应到战家秘密祖地遭到破坏,便不顾一切的赶过来,再见到凌天羽这个令他比痛恨之人,一时间让战天丧失了理性,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利害之处,没有想到凌天羽早就得到了人皇的暗中庇护,明显就是中计了。

失策!

大大的失策啊!

战天懊悔万分,就不该如此贪心,早知如此,就得立刻诛杀了凌天羽。可现在想要再去杀凌天羽,却已经失去了佳的机会。

“战卿家!别来恙啊!”威严的声音,带有着几分失望,闷雷般的响彻而起。

只见,一席飘渺的身影,从虚空踏出,腾云驾雾般,脚踏金云。一身刺眼的龙纹锦袍,威猛的身影,犹如神龙降世,睥睨八方,凌空而立。威严的国字方脸,精光有神的金眸,浑身上下,不彰显着身为帝王的霸气。

没错!

正是人皇!

“陛下???”

战天喃喃道,脸庞不自觉间灰暗了许多,那恹恹的病态之色,似乎忽然间衰老了许多,再那种身为通神境强者的超俗之气,倒像是一位老慕残年的老者。

人皇两眼注视着战天,神色极其的复杂,口唇颤颤抖动,似乎压抑了许久,才十分力的叹息道:“战卿家,没想到你竟会让朕如此的失望???”

战天浑身一抽,垂头道:“老夫不明陛下所意。”

“战卿家,真需要朕说得那么明白吗?”人皇轻描淡写的说道,脸上的神色也是一片难以言喻,他心底多是希望,战天这时候能有悔悟之心。

“老???”战天欲言又止,因为根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便将矛头指向凌天羽,恶狠狠的叫道:“陛下!这小子胆大妄为,侵犯我战家祖地!而且,这小子走得乃是邪魔歪道,手段卑鄙耻,诡计多端,陛下可千万别着了这小人之道!”

太耻了!

到了这种情况,战天竟然还能反咬一口。

“啪!”“啪!”~~

凌天羽两手响亮击掌,颇具讽刺的赞道:“佩服!真是佩服!战老前辈,羽风不过是个寻常小辈而已,你不顾身份的暗算晚辈这倒也罢,可你竟然还敢口口声声的污蔑于我!”

“你闭嘴!这里没你这小人插嘴的份!”战天恼怒万分。

“呵呵,话不投机半句多!也罢,反正我可是清者自清!”凌天羽淡定而笑,双手相撑,好一个悠闲自在,气得战天抓狂。

“陛下!”

战天拱手道:“老夫自知出手对付一个小辈,有辱身份,但这小人的行止实在是太过可恨!现在竟又想利用陛下的善心,想要陷于老夫不忠不义之地!此子居心不良,陷害忠臣世家,藐视皇权,按照王朝法律,理当论诛!”

“够了!”

人皇终于怒了,振聋发聩,失望至极,随而扬手一挥,一颗记忆石便飞落到战天的身前,淡然道:“战卿家,你还是先看看这个吧。”

“额???”

战天一愣,什么时候竟然有这颗记忆石,心中忐忑,但还是用神念往记忆石中一扫。

惊而!

记忆石中便闪射出一道画面之中,画面之中,正是面色凶狞,抓狂怒骂的战天歌。而记忆石里面,从头到尾,详细的挖掘出了战家暗地里所犯下的累累罪行,是直接威胁到王朝。

战天看到这些画面,差点气得晕过去,只能说这凌天羽实在是太卑鄙了,万万没想到凌天羽竟然还搞出了这么一颗记忆石,这对战家来说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

可即便到了这等地步,战天就是死不认账,一掌直接击碎记忆石,怒骂:“孽障!真是孽障!陛下,我知老夫难以辩解,但您可都看得明白,这个不孝子孙,明显就是受到了外人的逼迫!才会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

顿了顿,战天又理直气壮的说道:“陛下!我们战家可是世代忠臣,一心效忠于王朝,天地可鉴,绝异心,谋权篡位的歹念!这很明显,我们战家是遭人陷害,想要为此破坏我们战家与王朝的君臣关系,以此进一步作出危害王朝之事!陛下!您可要明察啊!”

凌天羽愣了,这战天不去演戏还真浪了,这也演得太逼真了吧。如果不知情的人,还当真以为,战家真是受了莫大的冤屈。

厉害!

太厉害了!

凌天羽佩服的简直想要去膜拜了。

而人皇听后,面色平静,波痕,沉默不语,也不知心底在思寻着什么。只是可以感觉到的是,人皇对于战天的表现可是越来越失望了。

可战天完没有看清情势,戟指怒目,满脸青筋,爆瞪着布满血丝的眸子,怒视着凌天羽骂道:“正是因为这个身份不明的小子!正是因为有他的掺合,我们战家才会接连遭变!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那么巧合的事,老夫甚是怀疑,这小子就是魔道中人!想要破坏王朝的秩序!以此制造内乱动荡,让王朝元气大伤,好可让魔道势力得逞!”

“陛下!忠言逆耳!您可真是要三思而行啊!若陛下不相信于老夫,老夫愿意以命为证,杀身成仁,还战家一个清白!”

说罢!

战天手现利剑,当真是要以死证明清白的架势。

“清白?你们战家可真够清!真够白的!”凌天羽说得很重,备是讽刺,戏虐道:“不过,竟然战老前辈这么伟大,正好陛下也在,不如你现在就证明个清白吧!如果你敢的话,晚辈二话不说,立刻自刎谢罪!”

“你???”战天气疯了。

“呵呵,公道自在人心,战老前辈如果能如此证明清白,那晚辈自当认错。遗憾的是,到时你我只能在黄泉路上作个伴了。”凌天羽微微一笑。

战天气得浑身抽筋,要他一位高高在上的通神境强者,如此尊高的战家上祖自杀,他哪舍得就这么殒命了?

可不知,人皇竟是冷不丁的说道:“战卿家,如果你能用这种法子去证明你们战家的清白,朕倒是认可!若是到时羽风不能以死谢罪的话,朕也会亲手扼杀他!”

“陛???”

战天都哑巴了,没想到人皇的心一直都在向着凌天羽。而战天的手却在剧烈的颤抖,他就是有天大的勇气,也杀不了自己。

梅州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牛皮癣医院
NK细胞免疫能治疗癌症吗
秦皇岛治牛皮癣费用
肇庆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