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庆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小说家族大旗天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04:56 编辑:笔名

一    风刮得铺天盖地,飞沙走石。屋顶、墙边、走廊,数十面青旗“呼啦啦”飘卷。气派奢华的帅府内,燕梧桐领着一大队士兵直奔偏殿。  谋士东篱劝他不要轻举妄动。年轻的燕梧桐一瞪眼:“原东琳美艳之名,人尽皆知,多半是狐精转世,红颜祸水,留着她终是天下男子之害!”来到偏殿“斜芳殿”前,他砰地撞开殿门,一愣之下,满身杀气变成了满脸惊愕。眼前一名少女端雅秀丽,目如朗星,竟无惧色。  梧桐道:“你……你就是原东琳?”原东琳道:“正是。”梧桐道:“你为何躲在这里,不与你义父同生共死?”原东琳目光澄澈,与他四目相对:“只因义父严令我不得出此门一步,待会儿确知不祥,我自会自尽,不劳大驾费心。”梧桐脸上罩了层寒霜:“你胆敢顶撞我?”原东琳温婉中透出刚毅:“可敬之人,东琳自当敬之!”梧桐大怒,长剑颤动,银光在剑刃上流过。忽听一人大笑道:“人寿期满百,花开春。生命可贵,怎可唐突佳人!”梧桐闻声道:“爹说的是!”忙退开两步。  只见一人紫面豹目,身形高大异常,立于殿前,不怒自威。他身后跟着能征善战的燕军三大家将。众相环伺中,更显得他巨灵神一般。原东琳睁眼道:“你是燕大帅?”那燕大帅笑着说道:“我这里有你义父骆大帅的遗书,你拿了去吧。”原东琳听到“遗书”二字,情知骆大帅已兵败身亡,泪光莹莹,急接了书信去。  信上,骆大帅要她不可殉葬,善自珍重,随燕家过活,强如在外东飘西荡。原东琳明知这是义父疼爱自己,才不得已将自己托给了仇家,当下拭泪道:“义父因你们而死,我怎能托庇府上,苟且偷生!”  燕大帅向东篱使了个眼色。东篱道:“令尊遗言在此,你不遵就是不孝。他又不是死在燕帅剑底,你也算不得是屈身事敌。古来英雄争领天下,胜者为王,也谈不上什么对错。就算你刚烈不肯屈就,你哥哥呢,你嫂子呢?难道一家大小全跟着陪葬不成?”  原东琳沉吟半晌,才向后道:“你们都出来吧。”墙壁裂开,夹层里走出一个极老的老仆,一个青衣小婢,又有一对二十来岁的男女。原东琳指着后二人道:“这是我嫡亲兄长原晓伟,这是长嫂阿紫。”原晓伟和阿紫吓得头也不敢抬,抖得筛糖儿似的道:“大大大大大帅。”  那老仆年老力衰,此刻似受了惊吓,更是咳得腰弯如虾,正眼都不敢看梧桐。那小婢忙上前搀扶,在他背上捶拍。梧桐皱眉道:“给他找个大夫瞧瞧吧。”东篱道:“大公子放心,润州城中有两位奇人,一是熊大夫,着手成春,医道绝高;一是城北做大旗的姚先生。这二位现下都用得着了。”燕大帅道:“正好,回头去给我订做一百面黄色旗帜,把这些青旗都换下来。”  原东琳见他们待家人尚好,稍为宽心,见大旗即将易色,又不禁暗自伤怀。    二  燕大帅攻陷骆督府,全家都搬了进来。上下人等瞧着原东琳等几个“前朝遗老”,都是窃笑,只碍着大帅和大公子护持,明面上不敢造次。原东琳等也仍旧住在斜芳殿里。  这天原晓伟兴兴头头回来道:“二妹,今天我往街上去,撞到燕家二公子三公子,两兄弟并肩一站,再分不出谁是谁来。”阿紫鼻子里“哼”的一下道:“双胞胎长得像有什么稀奇?偏是你失惊打怪的。”原晓伟笑道:“你说他像,可也叫我找出个不同来。二公子燕志存生得黑些,紫棠皮色;三公子燕志远略白净些,个子也高那么几寸。他们看到我倒不摆架子,还送了我一副护腕,叫我明儿跟他们一块打猎去。”原东琳道:“大公子、二公子、三公子乃长房所生,四公子、五公子乃二房所养,听说这两房素来明争暗斗,各有算盘,你跟二公子三公子结交,万一搅进他们的内斗,可就后患无穷。”阿紫慌道:“那……我们连夜逃走?”原东琳:“暂时还不到那一步,好好的走了,倒像做贼心虚。”  才说到这里,小瓶扶着老态龙钟的浦素来了。原晓伟一脸嫌恶:“浦老,你咳成这样,还不回去躺着。”浦素咳嗽几声道:“老奴人老心不老,该想的事还想得明白。小姐,我看梧桐大公子对你非同一般,又听说四公子将从北边回来,到时候怕不是个二虎相争的局面?我没几年好活了,你们几个的生死却都捏在燕家手上。这当中的抉择,要早定主意才好。”小瓶眨巴着一双大眼道:“谁对小姐好就嫁给谁呗。”众人都笑了。浦素揉着胸口道:“有这么简单就好了。燕帅对咱们客气,全是看在小姐份上。对小姐礼遇,未尝不存着个收作儿媳的心思。嫁得好了,不只可以荣华富贵,还能……”他颤微微的关上了门,回头笑道:“挑拨他们兄弟自相残杀,为大帅和夫人报仇。”原晓伟冷汗直冒,骂道:“你个老不死,猪油蒙了心,这种掉脑袋的话你也敢说!”浦素眯起一双细眼,向他看去。原晓伟掉头不看他。浦素找到绿皮铁筒子的唾壶吐了口痰道:“小姐和公子虽不是骆大帅亲生,骆大帅对二位可有养育之恩。自从他的独生爱子死在战场上,他更将二位视同己出。他如今死啦,不是被燕帅杀的,也是给燕帅逼的,挥不挥那一剑,有什么分别?何况燕大帅当年还是骆大帅的属下,是骆大帅一手提拔的。要是小姐、公子不想报仇,请立刻去向大帅揭发,老奴这就领死。”说着跪了下来。原东琳、小瓶忙去扶他。原晓伟、阿紫急得跳脚。  原东琳含泪道:“浦叔,您先起来。”浦素伏地喘气:“小姐不答应,老奴长跪不起。”原东琳双手托着他肋下道:“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们退一步,平平安安,清明重阳也有人给义父义母烧柱清香,这不好吗?”浦素“咚咚咚”三个响头,额上顿时碰出一块乌青:“小姐太仁义了,你退一步,别人就进一步,终将退无可退。唯有以进为退,才能长保安宁。大帅夫人九泉之下,方能瞑目。”原东琳噙泪道:“我答应你了。”浦素气喘吁吁的道:“多谢小姐!”  他人未爬起,已有一人推门走进。浦素眼珠一转,就势跌倒在地。来人正是梧桐,他望望众人道:“又怎么了?”原东琳脸上泪珠未干,只得说道:“浦叔年老脚软,刚才摔了一跤。我想着他素来服侍周到,衰弱得这样,心里难过。”说着又去扶浦素。梧桐轻轻拂开她手,只一只手便提起了浦素,放进椅中。原晓伟、阿紫齐齐谄笑:“大公子神力,叫人大开眼界!”原晓伟还补上句“堪比举鼎的楚霸王了。”原东琳令小瓶倒了茶来道:“不知大公子来有何见教?”梧桐放下杯子道:“问问你们这几天住得如何,可有下人们滋扰冒犯。”原东琳道:“多谢大公子,府上待得很好。”梧桐点了点头道:“我四弟待会儿就到家了,你知道么?”原东琳暗忖其意,含糊摇了摇头。梧桐笑笑道:“四弟向来对原姑娘倾慕,往日也曾几次谈起。原姑娘知道么?”原东琳正要答话,浦素一阵大咳,她想了一想方道:“不知。东琳对几位公子所知有限,这是我孤陋寡闻。”梧桐神色抒解了些,站起身道:“四弟马上便来拜访,我先去了。”原东琳送到门口道:“大公子慢走。”  梧桐一走,原晓伟欢天喜地的道:“这大公子摆明了是在拈酸呢,本地的陈醋可够他喝一壶的了,哈哈。二妹,骆家以后有没有地位全靠你了。”阿紫明说原晓伟,实说原东琳:“二妹是有成算的,要你来教?”原晓伟讪笑道:“那是,那是。”  浦素向外一努嘴儿,众人顺着看去,才见到一个年青男子带小跑的过来,身后还有四个侍女。那人向原东琳上上下下打量,因为一脸稚气,故而不显轻浮,倒颇有几分天真。原晓伟上前拱手道:“这位兄台是……”那人将原晓伟一把推开,嘻嘻笑道:“去去去,谁跟你称兄道弟的?”向原东琳深深一揖道:“原姑娘安好。”原东琳不卑不亢的回了礼,暗想:“难道他就是四公子?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她嫂子阿紫陪笑道:“请问您是四公子吗?”那人大大咧咧往椅上一坐,双腿分个八叉,晃来晃去的道:“那还用问吗?我猜你们一定大失所望。”原晓伟忙道:“哪里哪里。四公子这个……这个龙精虎猛,着实使人,嗯,使人耳目一新。”小瓶“格”的一笑。四公子朝她笑笑:“这位姐姐明眸皓齿,是原姑娘啥人?”原东琳端然答道:“是我的近身小婢,名叫小瓶。小瓶,以后在四公子面前不许这么失礼。”小瓶道:“哦。”与四公子眼神一对,又“格格”一笑。  门外走进一人,长衫飘然,蕴藉儒雅,龙驹凤雏一般。他一进门,先向原东琳、原晓伟、阿紫致意,又向那四公子白了一眼道:“天涯,你又调皮。”原东琳诧异问道:“四公子,这位是……”那“四公子”哈哈大笑:“原姑娘你上当啦。我排行第五,这进来的才是我四哥呢。燕芯杰的大名你一定如雷贯耳。”原东琳先是愕然,跟着也就莞尔。那真的四公子燕芯杰敲敲天涯头道:“原姑娘,诸位,舍弟天涯从小就古灵精怪,不过他只图好玩,并无恶意,还请见谅。”他居中而立,如翠柏,如玉树,秀色夺人。在座诸人同时暗赞:果然是等俊朗潇洒人物!原东琳肃请芯杰入座,自己和原晓伟、阿紫在主位相陪。小瓶不等吩咐便斟了茶来,递到天涯手上时,天涯冲她扮个鬼脸,小瓶强忍住笑,也朝他吐吐舌头。天涯直笑。  芯杰拍拍手,下人们川流不息的送上新奇果子,又有整整一箱珍异古书,前人字画。原东琳又惊又喜:“这……四公子这般重礼,东琳如何受得起?”芯杰微笑道:“我打北边四处寻访来的。原姑娘仙子一般的人物,玉器古玩、绫罗绸缎定然入不了你的慧眼。就只这些还配得上你。”原东琳一笑道:“要是推来推去,倒负了四公子的好意,也使我们成了那些虚礼客套的俗人。”回头道:“小瓶,哥,请你们帮我把礼物先收起来。”芯杰大喜道:“原姑娘洒脱自如,正与我性情相合。往日就知道润州一带盛传姑娘美名,今日见了,犹胜物议。”原东琳抿了口茶,低下头去,颊上的红晕却升了上来。  天涯伸个懒腰,站起来扭腰。原东琳看他一眼,又看一眼芯杰。芯杰笑道:“五弟常说,久坐不利养生,他这是舒散筋骨呢。我们早已见怪不怪。”天涯数着“一二三四”扭来扭去,小瓶“扑哧”笑了。天涯边晃边说:“怎么的?”小瓶忍笑道:“不怎么,就是晃得人眼花。”  却见东篱急急走了进来道:“四公子,大帅叫你去订大旗呢。”芯杰道:“到哪儿订去?”东篱道:“城北三十里,有户姓陶的人家,专做卖旗生意。”天涯道:“四哥,我也要去!”芯杰道:“也好,路上有人谈谈讲讲。”向原东琳道:“芯杰此刻先去,来日再来探访。”原东琳微笑道:“四公子请便。”  芯杰、天涯辞了众人,边走边道:“这一出门,总有半天,需得先跟母亲交待一声。”东篱便去备马。兄弟俩来到燕府二房。二夫人萧潇正在修剪窗边一盆白菊,背对着门口道:“哥儿俩从斜芳殿来?”芯杰坐下笑道:“什么都瞒不过母亲。”萧潇转过身来,放下小银剪,拍拍手上的尘灰,姿态优雅:“论姿色,前儿我见过一面,确是人间绝色。不知脾性如何?”天涯不等芯杰开口便道:“温柔和顺,一副母仪天下的样子。”萧潇笑道:“又有得你说嘴的。”芯杰道:“我和天涯要订大旗去,大约总得晚间才能回来。”萧潇道:“哦?旗升旗落象征地方易主,大帅叫你去办这个体面差事,是器重你的意思。你打算买什么颜色?”芯杰道:“父亲喜欢黄色。”萧潇道:“深黄浅黄?”芯杰一怔。萧潇道:“是土黄、桔黄还是柠檬黄?”芯杰道:“孩儿不知。”萧潇道:“糊涂孩子,要买明黄的。那是帝皇之色,你爹南征北战,无非也是冲着这个去的。你要是买错了颜色,大夫人那边又要在大帅面前下火儿了。”芯杰恍然笑道:“亏得母亲提醒。我晓得了,这就办去。”天涯道:“妈,我去啦。”与芯杰相携出门。萧潇疼爱的看着两兄弟的背影,过了一会才又侍弄那盆白菊。  身后脚步声响。萧潇说了声“姐姐来了”,转身福了一福。来人正是梧桐的母亲,燕府的掌家大太太挽秋。挽秋笑道:“妹妹好细心,瞧也不瞧就知道是我。”萧潇笑了笑道:“姐姐步伐不疾不徐,从容有致,不像三妹妹轻快迅捷。这也不算什么本事。”挽秋笑道:“妹妹你有没有本事我还不知道吗?”萧潇淡笑道:“耳聪目明只是小道,运筹帷幄才是大计。论起胸襟手段,妹妹终是及不上您。”挽秋道:“妹妹这话什么意思?”萧潇走到挽秋身前,弯下腰去,轻轻说了句话。挽秋不禁变色。萧潇道:“姐姐放心,这个秘密我会代你保守——说出去又没我什么好处。”挽秋“哼”了一声道:“难道你对她就绝无怨恨?本来你我二人平分秋色,如今忽啦巴的来了个二十来岁的三妹妹,年纪倒跟梧桐差不多大。这半年来宠擅专房,近来更怀有身孕。若不趁这个时候先行筹谋,等她羽翼丰满,你我都不是她的对手。”萧潇慢条斯理的道:“我斗不过她也只好认命,您是正室,落得看人脸色仰人鼻息,才是不值呢。”  话音方落,忽听外面挽秋的陪房丫环高声道:“三夫人到!”她这明明是给屋里的人提醒儿了。挽、萧二人便不再说。只见门外走进一个年轻女子,头上金玉珠钗,灿烂夺目;遍身桃红柳绿,艳丽非凡,正是三夫人晴清。她向挽秋、萧潇福了一福道:“给两位姐姐请安。”只这一声便莺声呖呖,又糯又脆,软绵绵,暖洋洋;双眼一转,眼波直要流了出来。挽秋暗暗骂声“狐媚子”,笑道:“免礼,你有孕在身,行动不便,以后不必这么多礼了。”那晴清扶着侍婢周兰兰,袅袅婷婷坐下来。她这柔柔一坐,头上金的玉的就一阵乱响。萧潇微笑道:“别人要是这样满头珠翠,我就认她是个庸脂俗粉;偏生三妹淡妆浓抹总相宜,真是天生丽质。”晴清竟不谦逊,反是笑道:“二姐你也说好么?昨儿大帅也夸我来,还送了个戒指给我。你瞧。”纤纤玉手往前一送,猛一下几乎戳到萧潇鼻子上去,得意喜悦溢于言表。萧潇涵养极好,并不愠怒,反而赞道:“宝光流荡,做工精巧。大姐你看,这样的物事,只怕长房里也未必有。”挽秋醋意大盛,按捺不住,道:“三妹回去歇歇吧,小心动了胎气。”晴清扶了周兰兰起来道:“哦。那妹妹先行告退。”不再行礼,扬长而去。周兰兰搀着晴清走到门口,余光朝挽秋一望。挽秋微微点了点头。萧潇不动声色,嘴角却露出一丝浅笑。   共 58509 字 12 页 首页1234...12下一页尾页

分居后遗精影响健康吗
昆明好的癫痫医院
云南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上一篇:刚才看到

下一篇:又见柳花飞絮

友情链接
吉林精神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房缺医院哪家好 西藏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韶关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韶关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肇庆中医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河源结核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烟台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邓州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镇江有哪些牙周科医院 镇江有哪些口腔粘膜科医院 邓州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镇江有哪些核医学科医院 商丘医疗美容医院哪家好 信阳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信阳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信阳口腔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信阳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驻马店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小儿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有哪些小儿整形科医院 驻马店小儿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中医科医院 自贡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自贡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自贡中医外科医院哪家好 攀枝花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绍兴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绍兴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绍兴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绍兴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攀枝花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绍兴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金华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金华有哪些感染内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 德阳IMCC医院哪家好 衢州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绵阳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舟山有哪些小儿营养保健科医院 绵阳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遂宁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丽水有哪些男科医院 武汉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内江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武汉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内江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十堰有哪些胸外科医院 开封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洛阳有哪些法四医院 平顶山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张家口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口普外科医院哪家好 平顶山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张家口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平顶山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承德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承德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承德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安阳有哪些呼吸科医院 安阳有哪些小儿妇科医院 焦作有哪些综合医院 株洲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衡阳外科医院哪家好 漯河有哪些脊柱外科医院 南阳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周口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