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庆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不世妖孽 百五十八章、却不知有人在岸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9:36 编辑:笔名

不世妖孽 百五十八章、却不知有人在岸

华清月纵身踏水,如鸿雁在水面上翩飞,片刻后,便到篷舟前,琴音已终止,篷外无人,华清月心生怒气,也不问来路,飞冲而起,红衣飘舞,娇喝一声,扬起铁骨鞭便欲击向舟篷。

正在这时,只见一道靓影从篷内闪出,陡然飞起,手中登时生成一柄三尺长的蓝色火剑,划出半月光辉,迎向黑气腾腾的铁骨鞭。

‘砰!’两道光芒碰撞在一起,光芒四射,华清月手臂一阵酥麻,铁骨鞭险些拿捏不住,身体也被冷森的真气推了回去。

华清月顺势翻转,落到水面上,花容失色,这神火刚出现之时,心中便是一惊,还以为江元用了什么诡异的法术,抢在她的前面来阻挡。

凝眸打量,见一名身穿粉衣华裳的少女独立舟头,秀眉蓝睛,冰雪清丽,手中的火剑森冷,的确不是江元的‘北冥阴火’,但却是另一种神火,剑芒要比江元小很多,年岁尚青,就已步入到了散仙之境,今后那还了得,华清月从未听闻过修真界何时出了此人,登时心生妒忌。

华清月浅笑道:“敢问这位妹子,我们何曾得罪过你,为何扰乱我们的笛音?”

粉衣女子淡然道:“我家公子来了雅兴,夜游江水,随意弹奏,却不知有人在岸,并无有意冒犯,若有打扰,还望海涵,我们这就离开。”

华清月娇颜冷凝,这很明显是蓄意扰乱,却说成了无意冒犯,但想这女子修为都如此之强,那家中的公子修为定不简单,不能轻易直言挑明,柔声笑道:“这都几时了,你家公子不休息跑到这里来弹琴,难道是私会妹子,在这里调情吗?”

粉衣女子闻言,花容登时嫣红,微怒道:“休要胡说,我家大……公子,可是正人君子!”

华清月见这女子神态,‘噗嗤’一笑,柔声道:“你家公子是不是正人君子,姐姐一眼便能看出,可否出来一见?”

“我家公子不见,姐姐请回!”

“我看是见不得人吧!定然不是你家公子,而是妹妹的小情人!”

粉衣女子,玉面绯红,嗔怒道:“你再胡说,那我只好将你赶走了!”

华清月冷声道:“坏了我们大事,不留下性命,休想离开!”话音未落,飞身而起,扬起龙骨鞭,化为一条黑蛇,扫向粉衣女子。

粉衣女子见势,挥剑抵挡,眼见就要相抵之时,华清月身影一转,虚晃一鞭,黑蛇调头扫向船篷,去势汹涌,这一招‘声东击西’却是粉衣女子未曾料到,欲要阻止已然不及。

正在这时,又一个身影闪出,凌空飞起一脚,那脚上包裹着一团红色火焰,急若流星,‘砰’的一声,将铁骨鞭飞开去。

华清月身体又被猛然震回,心中大骇,这怎么又冒出来一名拥有神火之人,虽修为没有那女子高,但力量却大的离奇,如此稀世难寻的神火,今夜已经遇到三种了。

华清月稳住身形,扫视落座船篷翘着腿的青面男子,怎么也看不出他会弹琴的样子,“难道舱内还有高人在?”心中开始胆怯,这伙人已不是她所能应对。

……

焚渊见江元挥舞着双剑劈来,“咯咯,老朽名动天下的时候,你还在地上爬着呢!”不紧不慢,身影如一片绢帛般,飘忽躲开,诡谲怪诞。

“呸,臭名昭著,本真今夜便送你这滩烂泥入土!”双剑轰然怒舞,蓝光如电,剑剑劈向焚渊,寒气猎猎荡开。

焚渊一面飘荡在剑芒之间闪躲,一面咯咯冷笑道:“你这北冥阴火得来也不干净,到了你的身上,太过可惜,老朽今日便杀了你,取出为我所用!”说着,手中玄化一根通体乌黑的骷髅权杖,抡起权杖便迎向劈来的剑芒。

‘咔嚓’如冰面炸裂,真气翻涌迸射,碎冰横飞,眩目耀眼,劲风将四周草木折断,瞬间枯萎。

江元手臂登时酸麻,心知焚渊的真气不在己下,不惊反喜,呵呵笑道:“烂泥,终于肯与本真光明正大的较量了。”挥舞双剑,大开大合,炫起剑潮,猛攻焚渊。

焚渊手握权杖,迎芒抵挡,每次相撞,都引得雷电交加,轰鸣震耳,除了萧惊鸿与若谷在不远处激斗外,其余人等不敢上前,远远观望着两人的散仙对决。

……

华清月对粉衣女子笑吟吟道:“妹子原来私会的是这位情郎啊,果然不一般!”

粉衣女子正要发怒,却听青面男子笑嘻嘻道:“看来你这女人是经常私会情郎了,若不然怎会张口闭口念念不忘,你的情郎不在这里,趁道爷没生气前,趁早滚蛋!”

粉衣女子闻言,转怒为笑,莺莺道:“他是我家公子的徒弟,你若把他气急了,可有你好看,还不速速离去。”

华清月面色一冷,从未有过男人跟他如此说话,强忍心中怒气,斜眉瞪着青面男子道:“敢问你家公子大名,日后本姑娘也好登门谢罪?”

“不必了,姑娘请回!”另一个冷淡的声音从篷内传出,明显中气不足。

华清月知眼前这两人中的任意一人都比她修为要高,留在这里也问不出,当下对着船篷道:“既然公子不便透露,那唯有今后再寻机会了!”言外之意,事后必查清楚。

华清月说完,媚然一笑,红衣一甩,化为一道红影,踏回岸边,这时,焚渊与江元正斗的激烈,身影穿梭如电,辨识不清,剑光杖影闪烁,爆裂连响,碎冰黑气翻腾炸射。

青阳、何必留等人正围攻杨英杰,见华清月奔回,二话不说,分出一部分人,转围过来,仙道院人数众多,几回合下来,杨英杰、华清月便招架不住,节节败退。

萧惊鸿飞身跃出金符包围,身穿的长袍已是破破烂烂,身上多处受轻伤,大汗淋漓,扫一眼四周,见败局已定,对焚渊朗声道:“前辈,我们寡不敌众,苦斗下去已无意义,还是另做打算吧!”

焚渊听闻后,权杖抡起一阵旋风,将江元逼退,“华丫头,那弹琴的人是谁,杀死了没有?”

华清月娇喘吁吁道:“弹琴的人不肯露面,船上有两名高手在守护,且两人都拥有神火,来头不小,晚辈斗不过他们,所以退回来,待前辈去问罪!”

“哦,不过听那琴音,却是毫无修为之人。”焚渊一面抵挡江元的强攻,一面疑惑道。

“我知道他是谁,形势有变,先离开这里再去找他吧!”杨英杰喊道。

“好,你们先走,老朽为你们断后。”

待焚渊说完,萧惊鸿等人纷纷震开对手,跃入林中,个个轻功卓越,转眼不见。

“哪里逃!”何必留欲要去追,青阳喊住道:“不要追了,小心中计,既然已经知道是何人所为,杀他们还难吗!”

“咯咯,真是大言不惭,不要说老朽,就是他们几个,你能杀的了谁,若不是有人相助你们,乱了老朽的笛音,你们现早已是我的笛下鬼了?”权杖当空炫舞,犹如黑龙盘旋,将江元生生向后震退。

江元被震得脸色煞白,胸闷气窒,经脉如遭雷击,说不出话来,本以为焚渊不过是鸡鸣狗盗之辈,除了擅长御鬼之术,并无太高修为,今夜与之较量方知此人实力深不可测,难怪当年要名门来诛杀他,终还是被他逃脱,‘白面无常’绝非浪得虚名,是自己太过低估了他,今夜若是同道玄来此,集两人之力,也许会将他击败,憋着气喊道:“你们一起上,切莫让他逃了!”

众人听到命令,知江元这是招架不住了,纷纷上前将焚渊围在当中,提防着对焚渊进行偷袭。

焚渊咯咯冷笑,“一群鼠辈,就凭你们也敢上前,简直是活腻了!”权杖上的骷髅登时发出乌黑光芒,轰然一扫,掀起阴森黑色气浪,拍向四周围攻之人。

众人见势不好,急忙退缩,但气浪倾泻太快,立觉身体如遭重击,五脏似被震碎了般,真气不足者,当即喷出鲜血,仰倒在地,又觉身体奇痒难耐,伸手一看,大惊失色,皮肤变得乌青,心知这黑气有剧毒,登时踉跄坐起,运气排毒。

焚渊威立半空,黑袍凛凛飘舞,权杖黑光流旋,明月下直如冥神,黑唇咯咯阴笑,“不堪一击,竟自称是仙道院,你们也真敢想,咯咯,今夜暂留你们性命,回去告诉徐市,若是不交出混元玉虚炉,半月之内,必灭仙道院!”长袖一掀,‘噗!’的一声,黑影破空飞掠而出,瞬间没入林中。

此等修为,谁还敢追,能活着已是很幸运了,江元收回神火,见几人中毒不重,取出药丸给他们服下,命未受伤的人将真气输入给他们,助其逼出毒素。

做完这些,眺望已远去的蓬船,对众人道:“你们先回仙道院疗伤,青阳你随我去谢谢那位贵人!”说完便与青阳踏水向蓬船追去。

月影下的孤蓬已快靠北岸,船篷上斜躺着一个人,见江元两人追来也没有起身,船头屹立靓丽女子,夜风吹过,粉衣飘飘,宛如梦幻仙影。

青阳见之,失声叫道:“是你们!”

(本章完)

石家庄九州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医院可靠吗
深圳远大医院地址
北京对于私密维养好的方法都有哪些
合肥治疗龟头炎方法
汕头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