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出口退税恐调纺企成本利润双担忧

2018-12-03 16:06:08

出口退税恐调 纺企成本利润双担忧

4月以来,市场传出关于部分行业出口退税率即将再次调整的消息,涉及包括服装纺织和有色金属类铅、锌、铝等能耗高、所属行业混乱分散的相关产品。出口退税率的下降幅度更可达5%。据商务部相关人士透露,目前各部委对于调税的分歧各异,因此具体的调整办法仍在商榷中。两高一资(高污染、高能耗、资源性)、低附加值行业是调整的重点。

如果下调5%,我们就真的没有利润了。尽管广交会的服装纺织品展要到5月1日才开幕,正在赶往广州的不少企业都发出了这样的担忧。

成本利润双担忧

4月19日,陶杰坐上了开往广州的列车,奔赴广交会。作为浙江金岩纺织有限公司外贸主管,他告诉,今年上半年他的任务额是600万美元,到现在完成了还不到一半。不是没有订单,而是怕越接单越赔钱。

成本上涨和人民币汇率变动眼下是他的担忧。陶杰所在的企业以生产牛仔服为主,中等品质的牛仔布面料的报价已经从去年的15元/米涨到了23元/米,涨幅在30%以上。而同期,对客户的出口报价提升幅度却不过15%。

尽管客户接受了提价,然而在人民币升值的情况下,提价的效果也是打了折扣。

4月15日,该公司近一批货发出时,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5301,而订单在一月份签订时,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还在6.61左右。仅此一项,相当于他每出口1000万美元的产品,间接就被变动的汇率吞掉了近100万元的利润。

汇率几乎每天一变,在陶杰的行李里有一块小白板,他说这是准备带去会场每天把汇率写在上面,以便跟客户核算报价。而这个做法正是从他已经参加过广交会的朋友那里学来的。

身处广州的雷鸣华则表示一季度他至少有10%的订单是被越南商人抢走了,而其实报价相差不过一米10美分。我不得不计较这10美分,一单100万美元的生意,这就多出1000美元的利润。他说自己不是一贯这样小气,紧迫的还是眼下的形势。今年年后,为了挽留熟练技工,他每人每月工资增加了300元人民币,全厂这样的熟练工有20人,这一年的开支就多出了72000元。如果出口退税下调超过4%,他的利润就赶不上成本了。

多重因素影响下,为保证现金流稳定,每月返还的出口退税款甚至被纳入了企业的资金预算中。给我们兜底的就是出口退税。他毫不讳言。

据了解,目前国内纺织品行业的出口退税率为13%到16%之间,而行业的平均利润率则维持在5%左右。2010年,我国出口退税额达到7300亿元,仅纺织品项下,出口退税约785亿元,上下浮动一个百分点,直接关乎纺织行业约52亿元的利润。

如果出口退税真的下调5%,那么我们就肯定要赔钱了。其实现在市场订单行情是在回升的,我们迫切希望这个政策能稳定住。他说。

广东省近期调查显示,95%的企业表示出口成本上升,其余5%的企业成本基本持平。同时约45%的企业利润下降,这一比例比去年同期扩大了8.3%。

4月11日,一季度经济数据公布,尽管6年来首现逆差,但中国纺织品服装项下累计出口486.27亿美元,同比增长23.96%。

对此,中国轻纺城总经理沈国祥表示,企业普遍提价是一个原因,但是并不意味着利润有增加。如果继续提价,恐怕会使采购商寻求新的供应商,中国企业反而失去国际市场份额。

转型阵痛

面对企业的担忧,4月15日,第109届广交会开幕天,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兼副部长高虎城(专栏)在外贸企业调研会现场专门做出回应:国家的外贸政策将保持相对稳定。

出口退税一直是中国进出口贸易重要的调节工具。以纺织服装业为例,在金融危机前,为抑制出口过热,2006年9月、2007年7月,国家曾先后两次下调纺织品服装出口退税率到11%;金融危机之后,国际市场需求锐减,企业因新劳动法出台以及原材料价格上涨而成本上升,2010年8月,国家再次上调部分出口退税率,由11%提高到13%。2011年1月,因国际油价上涨,化纤行业出口退税率也再度上调2个百分点。

而从某种程度上,出口退税也成了国内企业的保护伞。在它的庇护下,国内企业把低价当优势的做法一直没有停止过。甚至国外采购商现在都明白,只要出口退税率上调,即可以压价。

不仅如此,低价增长的现状与这个行业所造成的能源消耗比正在扩大。我国纺织行业全过程能耗大致为4.84吨标煤/吨纤维。其中,服装行业能耗为1.05吨标煤/吨服装,织造行业能耗为0.95吨标煤/吨纤维左右,印染行业能耗大体在2.5吨~3.2吨标煤/吨纤维之间,平均为2.84吨标煤/吨纤维,因此纺织业成为节能改革的重点。

随着调结构成为中央经济工作的重心,长期置于保护伞下的纺织企业开始感受到转型的阵痛。

在2011北京春季纱线展上,来自绍兴的一家纱线制造企业负责人向介绍了今年他们推出的新产品,突出的特点在于延展性和透水性大幅提升。但是这些新产品却并不是他展台上的主打产品。对此他表示:带这些新品来是为了表明技术实力,但是新产品的价格普遍比一般产品贵10%左右,面料企业的采购意愿不高。

展会上的面料采购商则透露,除了极少一部分服装品牌商会对面料要求做严格规定,一般的服装商都强调价格,在一般面料都上涨的情况下,自然不会为新功能面料买单。而在终端产品上,服装成品生产企业对外提价空间有限,对内成本上涨和汇率调整不可控,原材料采购的价格自然也是能低就低。

这样一个传导模式,引发业界人士担忧。

税收作为结构调整的杠杆作用,过去我们体现在量上,现在正力争体现在结构上。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说,不同区域、处于产业链不同位置的企业实际情况不同,但是一刀切的调整方式是不是合理,还需要讨论。

他提示,现在出口退税主要由出口企业获得,在这个利益的驱使下,对于成本的压减就传导到了产业链的上游,这可能会导致上游企业创新动力不足,从而也拖慢产业的创新速度。

转向国内市场是我们的考虑之一,今年我们会参加几个国内的展会。不过国内渠道的建设费用也不菲。陶杰说。据浙江省商务厅曾做过一个抽样统计显示,浙江企业通过展会渠道找到单个客户的成本是500元。

提升绞车
防尘网生产厂家
电镀层测厚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