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庆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符神 第五百四十二章 大计

发布时间:2020-01-16 22:54:06 编辑:笔名

符神 第五百四十二章 大计

忙活了半夜,在明秀和明瑞两姐弟的帮助下,辛焱制定了东阳山的开发大计。原本辛焱提出的计划很粗糙,但明秀的帮助下计划很快得到了完善。这个小姑娘虽然又聋又哑,却聪慧无比,善解人意,十分擅长计算,很多辛焱都觉得头痛的推演工作,在她手上却很简单。

辛焱觉得她就是一个天生的参谋。

后来他干脆当起甩手掌柜,只是定下了一个粗略的方向,具体的工作就交待给了明秀去完成,为了安抚对此愤愤不平的明瑞,他把那杆火焰神枪送给了明瑞,小家伙高兴得不得了,对辛焱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辛焱准备到后山去修行功法,在路过南宫云珊的移云阁时,他停下了脚步,他想进去和南宫云珊说说话,顺便看看月儿,在门前站了好久,却终于放下了准备敲门的手。

正在犹豫间,灵兽袋中传来了一丝灵力波动,原来是小瑞兽醒了,他脑中灵光一闪,南宫云珊不是喜欢小灵兽吗?反正他也没时间照顾它们!

想到这里辛焱嘿嘿地一笑,就有了主意,他放下装着小瑞兽的灵兽袋,然后就悄悄地退开,手上一扬,一块石子就轻轻地敲中了房门,然后就一溜烟地向院外飞遁而去。

“胆小鬼!我还能吃了你?”房门无声自开,南宫云珊看着辛焱远去的背影,轻声说道。

其实她早就知道辛焱在门外,但辛焱却一直都不敢进来,这让她很生气。

突然她看到地上有一个灵兽袋,她手上一动,灵兽袋就飞到了她的手上,接着她心意一动,那只蓝色的小瑞兽跳了出来,它全身幽蓝,睁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十分可爱。

“啊!”南宫云珊一把把小瑞兽搂进了怀中,眼中满是柔情,她口中呢喃道:“你可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坏蛋……”

青儿倚在窗前,用金丝线织着一个小香囊,月华如水,照在她轻舒的玉臂上。突然她停了下来,躲到了窗边的帘下,只见一个黑黑的身影在窗口探头探脑的张望了一会,青儿的心开始狂跳起来,她的手微微颤抖,心中又期待又害怕,但很快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看着辛焱远去的背影,她轻轻地跺了跺脚,咬着嘴唇一脸幽怨,良久她才又坐回窗前,却发现窗台上多了一样东西……

辛焱一路狂奔,就像生怕人家抓住的贼,很快他就跑到后山,好不容易他狂跳的心才恢复平静,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同时暗骂自己没用,又不是做什么坏事,跑啥呢?

……

用了大半个时辰,修习完《神天归元诀》和《伽蓝天火》,然后他开始全心投入《火灵密典》和《金炼残篇》的修炼,又是一番的炼狱般地煎熬,待修炼完毕,他全身都被汗水所浸透,刚才修炼之凶险程度比起前些天的修炼更加厉害,他知道离突破魔功尉阶大成不远了,他不禁开始担心真正突破尉阶和修成火灵之体时会有怎样的风险。

但眼下显然不是担心这个问题的时候,眼下他只想变强,因为以后他般上的担子更重了,不但要守护东阳灵院,还要领着七十多个修者在这个乱世中闯出一片生天,他急需变得更加强大。

莫铮击败郑修的那场战斗给了他极大的震撼,莫铮用一柄五品初阶飞剑,只用了一招灵雾派入门的剑招《劈斩》,就打败了被六品凶剑离伤侵体的郑修。

他开始一遍又一遍地练起了《神天破甲锤法》,一招一招地从基础练起,一丝不苟,他要重新找回当初与龙象力拼时劈下那一斧的感觉。

在清晨的阳光下,辛焱光着上身,身穿短裤,裸露的皮肤闪烁着暗金色的光泽,他一遍又一遍地练习劈、点、挑、砸、冲等诸般锤法基本功,神情专注,丝毫也不知时间的流逝。

直到明瑞来找他,告诉他一众弟子已经赶到了东阳山,现在正在院中等候他安排,他才醒起现在早就过了辰时。

他飞快地朝东阳灵院跑去……

清晨的东阳灵院前早就站了一地的修者,这群修者都很年轻,大的不过十八*九岁,小的才十四五岁,男女约各占一半,吴兴站在人群中,一脸的兴奋,他是两天前突然接到的命令,让他和一众少年弟子一起到灵雾派集中,经过一轮选拔过后,其他弟子都被刷了下去,只有他留了下来,到了昨天晚上,门派突然把他和这些少年弟子集中起来,宣布了一个消息:让他们明天一早到东阳山报到,接受一项绝密任务,这让他们很是兴奋。

一大早他们就起来,由一支战部护送,在天色微明时就赶到了东阳山,护送的弟子和东阳山守关弟子交接任务后就回山了,他们被带到了东阳灵院前集中。

迎接他们的是一位神仙般美丽的姐姐,后面跟着一位侍女,这位姐姐虽然年轻,修为却到了凝脉大成,吴兴兴奋地站在队列中等着她训话。

果然那位大姐姐开口了:“欢迎大家来到东阳山,我叫南宫云珊,以后大家有什么需要尽管可以找我,能帮得上的我一定做到。”

他们的统领原来是南宫大小姐,吴兴和一众小伙伴高兴极了,不知是谁领的头,众少年一起高喊:“参见大统领!”

南宫云珊站在台上,连声叫他们起来,笑盈盈地说道:“我不是你们的统领,你们的统领另有其人,现在正在赶过来。”

听到这话,吴兴不由有些失望,不过他很快就安慰自己道:“出来迎接的是南宫大小姐,那他们的统领不是更厉害。”

他正在憧憬之中,院外跑来了一个光着上身,身穿短裤,一脸灰尘,全身黑油的少年,少年跑到院前就停了下来,在众人的一脸惊诧中,十分老神地走上台。

吴兴不禁一脸惊讶,这个少年是谁啊,这么一身行头,修为也不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这么淡定,还真是个人才。

辛焱缓步走上台,强自保持镇定,他经历过许多大场面,却是次担任这么多人的统领,不免有些紧张。

而且他觉得台下的这些少男少女们的眼光怪怪的,就是南宫云珊和明秀的眼光也是怪怪地,这让已经很紧张的辛焱不由得心虚至极,难道哪里出问题了。

但他却不能停下来,迎着众人惊骇的目光,辛焱硬着头皮踏上了小院前的台阶,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眼直直地看着辛焱,现场静谥得可怕。

看来哥还是有点王八之气的嘛,辛焱的自我感觉开始变得良好,不觉挺直了胸膛,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他突然看到站在小院旁的青儿在向他猛眨眼睛,他顺着她的目光一看,猛地看到了自己几乎光着的身子,不由大窘,脚下一个不小心,竟被台阶绊倒,砰的一声摔倒在台阶顶端。

不知是谁开的头,一众少年无不哈哈大笑,笑声经久不息,南宫云珊和青儿也笑得直不起腰来。

辛焱站在台上,没有表情,漠然地注视着台下笑得前伏后扬仰的灵雾弟子,刚才的摔倒反而让他的心平伏了下来。

终于笑够了的弟子们开始平静了下来,他们用惊异的目光看着台上的冷静得可怕的辛焱,看着这个只穿着一条裤衩的少年,猜测着他的身份。

等台下的弟子们全部安静下来,辛焱开口了:“我是辛焱,你们的统领。”语气淡淡,黑黑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此言一出,台下大哗,吴兴的心也是咯蹬一下,他觉得难以接受,因为东阳山辛焱的名字近实在是太响亮了,特别是在灵雾弟子的心目中,辛焱就是新一代弟子们集体的偶像。

虽然在灵雾年轻一代之中,无论是修为还是气度,莫铮是当仁不让的大哥,但若论名气,却无人比得上辛焱。

辛焱很小就很出名,他胆大包天,无赖之极,叛逆无比,一直是师门长辈口中的反面典型,年轻弟子对辛焱的丰功伟绩无不耳熟能详。

辛焱胆大包天,什么都敢试,结果五次散功重修,练了十几年还是练气期。

辛焱不务正业,逛街能逛上一整天,是十足的财迷。

辛焱以练气一层的修为,搅乱黑山流寇的阵势,力拼龙象,助杨昆打退黑山流寇,结果却因为浪费门派的灵谷,被陈政师伯责罚劳役。

辛焱胡搅蛮缠,胡弄灵风阁的看守弟子,居然敢把《符阵全集》、《炼器精要》和《丹药著述》当成三份典籍来复制,结果被门派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让他缴交三百万上品灵石。

近败退乾清七秀的事迹,让本来已经很出名的辛焱更是成为了年青弟子的偶像,把嚣张无比的乾清七秀玩弄于股掌之间,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但是,吴兴很难接受心目中的偶像居然是这个形象――穿着一条裤衩上台,还要紧张得摔倒,全身黑得不像话,这个反差也太大了吧……

其他弟子和吴兴一样,难以接受自己的偶像居然是这副德行,更容忍不了自己的统领居然这么逊。

现场冷得可怕,辛焱的自我介绍让众弟子们难受之极。

但是辛焱却没有理会众弟子们的感受,他顿了顿,说道:“门派把你们交托给我,按理说我应该把大家照顾好,但是我身上也就几百个上品灵石,大家伙能不能在这个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活下去,还靠大家自己,谁也帮不了你们。”

他朝明秀看了一眼,明秀就开始把分配任务的玉简分发给众人。

等一枚玉简分发完毕,辛焱说了一句:“任务都在玉简里,大家都按照任务分工合作,在规定的时限内完成,每天我会来检查一次,完成得好的可以获得积分,积分够了能换奖品,另外每天亥时我会开一堂课,传授炼器控火技艺。其他就没什么事了,先散了吧。”说完就转身离去,一眼也不看集体石化的众弟子。

南宫云珊和青儿也看得目瞪口呆,居然这样也行。

台下的弟子们良久才从石化状态中回过神来,纷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时不知所措,他们用救助的眼光看着南宫云珊和青儿,青儿一笑道:“你们梁师兄就是这个脾气,你们不要介意。大家只要把任务完成好,一定不会亏待大家的。”

南宫云珊说道:“你们辛焱师兄炼器技艺有多厉害日后你们自会知道,至于生活方面,你们也不要担心,门派既然放心把你们交付给辛焱师兄,那就说明门派对他有信心,而且为了照顾你们,门派还特地派青儿师姐来担任你们的副统领,至于警戒保卫的事就由我来负责,艺成之前任何人不得下山,你们就用心跟着辛焱师兄学艺吧,学成了就可以出山了。”

一众弟子原来都觉得此地荒凉偏僻,心中老大不愿意,而且大统领辛焱不但形象不堪,态度还这么恶劣,一众少年甚至想立时就转头就回山。被南宫云珊和青儿一开导,原本灰心丧气的众弟子们脸上隐现激动之色。

众弟子们纷纷一起交流,他们对玉简中的任务感到十分不解,这些任务五花八门,十分奇怪。炼器修者被要求炼制一些奇形怪状的材料,灵植夫会被要求在山上某个特定位置,开辟灵田,并在西峰的苗圃中培植某些特殊的灵草灵株,而豢语者则被要求培育一些特定的灵虫灵兽,而辛焱还专门为他们划分出培育区。而多的,却是挖沟挖渠,这让几乎所有人都感到费解。

东阳山上水气不丰,挖沟挖渠能有什么用啊,难道师兄是想在山上养鱼,不过东阳山不是有了一个横断水泊吗?

很快有细心的弟子们就看到了积分兑换规则,他们发现每一样任务都根据难易程度标注了积分,而后面也详细列明了积分能兑换的物品,从法宝到炼器、炼丹、符阵典籍都可以换,而且明码标价,一目了然。

他们算了一下,完成这些任务所能获得的收益很不错,至少要比市面上高出半成左右,但也不会高出太多,他们不由叹服,辛焱师兄还真不愧灵雾物价表的称号。

看到有收益,众人就开始忙活起来,希望早点完成任务,他们天的任务就是修建住的地方,毕竟他们总不能晚上就住在山洞里吧。

辛焱师兄跑得早没影了,青儿师姐和几个擅长灵食炼制的女弟子去帮他们张罗灵食,指挥他们干活的居然是一个叫明秀的小姑娘,一个少年拿着一杆四品顶阶的大枪跟着她,这俩姐弟一个聋哑,一个瞎眼,初时众弟子并不服气,但是很快众弟子就改变了看法,明秀的分工调度严密无比,而且对于符阵的研究无人能望其项背,明瑞的控火能力也是出神入化,众人在他俩的指挥下,只用了一天就建好了新家,而且还建好了一个大讲堂,他们的建筑虽然简陋,但是布局严谨,设计合理,各种功能场所都有,要是能住进去一定很不错。

看着亲手打造的新家,众弟子们无不一阵的激动,这就是我们建造的新家。百零四章控火

一众弟子端坐在讲堂中,听辛焱传授炼器,这也是他们来东阳灵院的课,面对台上的这个并不比他们大多少的黑乎乎的“老师”,不少人都是一脸的不服气。

毕竟能来这里的,无不是灵雾弟子中炼器、炼丹或灵植天赋极为出色的少年,他们或许修为不高,但是各自都有一手绝活,辛焱的名气虽大,但在这群眼高过顶的少年眼中,却不相信他能有多高深的造诣。

辛焱看着台下一张张白花花的脸,早没有了次上台时的紧张,他一脸淡然地看着台下的修者,然后开始了授课。

“炼器、炼丹、制符和灵植虽然手段各不相同,但有一样却是相同的,那就是对灵力的精确控制,所以我们要在平时要多注意加强对灵力的精细控制……”

“这个道理我五岁就懂了,光说不炼有什么用?”辛焱正讲课,底下一个大个子少年站了起来,打断了他的授课。

台下众少年起哄者不乏其人,毕竟他们对早上的事耿耿于怀,对辛焱不服者大有其人。

辛焱没有发火,他笑了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董青!”董青却很硬挺。

“看来你很不服气嘛!”辛焱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口三品顶阶的飞剑,寒光闪闪,竟是一柄冰属性灵剑。

众弟子吓得面无人色,他们想不到这个辛焱居然这样心黑手狠,一言不合就要动家伙砍人。

“俺不怕你!那么一口破剑也好意思拿出来。”董青却是很倔强。

辛焱哈哈一笑道:“就你也值得哥用剑?值日官何在?”

吴兴只好站起来,答道:“属下在!”

辛焱问道:“他们这样扰乱课堂,该当何罪!”

邻水县中医医院
咸阳市人民医院
重庆牛皮癣医院哪好
九江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治疗白癜风医院威海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