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睢宁五警察案的司法游戏图

2018-11-30 20:40:20

睢宁“五警察案”的司法游戏(图)

检察机关认定江苏睢宁五名警察行贿、受贿以包庇黑社会,但在法院审理时,5人全部翻供,说是被刑讯逼供后才认罪的。案件扑朔迷离,不同的人有不一样的解读,因为参与者都是“很有办法的人”。■一场斗殴撂倒五名警察7月9日下午,睢宁下起瓢泼大雨。说起自己的案子,刘磊的情绪同街头泛起的雨水一样蔓延开来,他对说自己是冤枉的。刘磊,今年35岁,出事前他是江苏省睢宁县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秘书股股长,曾任县治安大队治安股股长。2008年6月30日,经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刘磊犯徇私枉法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此前,刘磊被羁押一年,依据判决羁押一日抵消刑期一日,刘磊已服完刑期。“身体上的羁押解除了,但精神上的羁押还在继续。”刘磊说没想过自己会成为罪犯中的一员,更想不到自己后来成了反面典型被拍成警示纪录片在全县各单位反复播放。他记得2006年11月17日下午4时许,他接到局办公室的,说县纪委找他有事,向大队长汇报后他匆匆赶往县纪委指定的地点。在那里,他被要求两小时内承认问题,不承认就带走审查。两小时后刘磊被带到县纪委的办案地点。“我被要求脱掉鞋子,靠墙角站立,交代收受李会军贿赂的事。”刘磊说对于李会军“出事”他早就知道,当时他已从治安大队调到经案大队,县纪委的一个办案点就在经案大队隔壁。李会军,出事前是睢宁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车管所民警。早于刘磊被县纪委带走调查的李会军向纪委交代了为“张志强案”向刘磊和王海波行贿的过程。王海波,出事前是睢宁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李会军不知道的是,因为“张志强案”,另外两名民警刘勇和杨宗刚也被牵扯进去。刘勇出事前是睢宁县公安局交巡警大队事故股股长。杨宗刚出事前是睢宁县公安局法制科治安审核室副主任。因为“张志强案”,五名警察先后被县纪委和检察院带走调查。2006年12月中旬,睢宁县检察院分别以徇私枉法对五名警察刑事拘留,一周后以徇私枉法罪逮捕。轰动一时的睢宁“五警察案”由此事发。撂倒五名警察的“张志强案”源于一场聚众斗殴。睢宁县营运个体户张志强与邳州营运个体户郭永武因争客源素有纠葛。2004年10月29日,张志强带领沈海锋等人在睢宁县安庆镇高速路口拦截郭永武经营的客车,殴打客车上的乘务人员致三人轻伤。“这起案件是县公安部门自查自纠时,发现多名民警徇私枉法行为后主动交到县纪委的。”睢宁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邱良对说。县纪检、检察部门审查结果表明,张志强“两进两出”治安大队逃避了法律的追究,是刘磊等五名警察操作的结果。■几番“运作”让案犯逃脱睢宁县检察院通过侦查还原出刘磊等五名警察为张志强、沈海峰“开绿灯”的经过。2004年11日5日上午,接到治安大队的询问通知后,张志强并没有立即赶往治安大队,而是打向李会军说了缘由,李会军随后带着张志强赶到治安大队,并找到时任治安股股长的刘磊打招呼,希望对张志强“特别关照”。当天下午,刘磊对张志强询问后便将其放回。几天之后,李会军来到刘磊的办公室,将一个装有2000元人民币的牛皮纸信封塞给刘磊,此后,治安大队一直没有再找张志强。2005年3月4日,睢宁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将张志强从邳州铁富派出所带回讯问。获悉情况后,李会军打向刘磊了解案情,刘磊回复张志强将被报刑事拘留,因为报刑事拘留须经刑警大队审核中队审核。李会军又打给时任审核中队队长的程方“通融”。在审核中队审案过程中,李会军再次打向刘磊询问情况,当得知时任睢宁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的王海波坚持要对张志强刑事拘留后,李会军又给王海波打说情,希望对张志强取保候审。王海波当即表示给予照顾。当天晚上,应酬完饭局的李会军赶到治安大队接张志强出来,趁王海波下楼时将用报纸包着的5000元人民币塞给了王海波,王海波推辞了一下就收下了。当晚,交过10000元保证金后,张志强再次被放回。之后的一天,李会军找到程方,将一个装有3000元人民币的牛皮纸信封扔到程方的办公桌抽屉里。另一天的上午,李会军在公安局的院子里遇见刘磊,将3000元人民币塞到刘磊的衣服口袋里,授意刘磊不要再找张志强的同案人,一年保证期过后,取回保证金了事。要使张志强真正“没事”,就必须使同案人沈海峰得以“脱身”,而沈海峰的“脱身”是另一番运作的结果。因为在2005年3月4日,张志强在接受睢宁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办事员杨宗刚讯问时供出了同案犯沈海峰。睢宁县公安局交巡警大队事故股股长刘勇便通过刘磊联系提出要宴请王海波、杨宗刚。当天晚上刘勇带上沈海峰在睢宁毛毛雨饭店宴请了王海波、杨宗刚,以及王海波的家属。席间,刘勇提议将原张志强讯问笔录中“沈”海峰改为“孙”海峰。王海波表示“可以照顾”,杨宗刚表示“听领导的”。刘勇后来又单独把杨宗刚叫出房间,在走道上将2000元人民币塞到杨宗刚的口袋里,杨宗刚推辞几下后收下了。自此,张志强和沈海峰“逃过一劫”。睢宁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邱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整个案情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情节恶劣。■有罪供述是“逼”出来的?2006年12月9日至12日,五名民警相继被以“徇私枉法”的罪名刑拘、逮捕。其间经过了两次退查。2007年6月29日,睢宁县检察院向睢宁县法院提起公诉。出乎意料的是,在法院审理阶段,李会军等五名被告全部翻供。五个人一口咬定自己在纪检侦查阶段的有罪供述是纪检检察机关办案人员刑讯逼供的结果。在法庭上,五个人都直陈了被刑讯逼供的一些细节。“打耳光,敲脑袋,我问承认了能不能放我一马,办案人员说可以,我要当面听到县纪委书记的保证,他们不同意,实在撑不住了我就按他们提示的承认了。”刘磊说,“后来在警示纪录片诵读的忏悔书是按要求改过十几遍才通过的,整个过程都是假的。”“说在毛毛雨饭店吃饭给了杨宗刚钱让改名字,你想想我是杨宗刚的领导,给钱总要先给我钱吧,不给我钱杨宗刚能办吗?”王海波说编造的细节毕竟是假的,根本经不起推敲。“为了应付执法检查,突击造假是常有的事,再说将‘沈’海峰改回‘孙’海峰是还原事实,罪从何来?”杨宗刚更是叫屈。杨宗刚向披露,他其实与对方郭永武有亲戚关系,事发当天郭还打让他帮忙,他还打给案发地派出所所长希望严办张志强,案件移交到治安大队后,他还找过办案民警问过情况,从情理上讲他不可能为张志强“开脱”。对于这些异常情况,睢宁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邱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该案在检察机关环节严格依法办案,没有任何违法违规行为发生。■重审后“轻罚”2007年7月25日、26日,睢宁县法院公开审理五警察徇私枉法案。三个多月后的10月29日,睢宁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1人行贿,2人受贿,2人徇私枉法的罪名均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其中李会军犯行贿罪;刘磊、王海波犯受贿罪;刘勇、杨宗刚犯徇私枉法罪。五人均不服判决,上诉至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年12月26日,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以“原判认定事实不清”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2008年1月10日,睢宁县法院再次开庭审理此案。4月28日,睢宁县法院宣判:李会军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其余四人均犯徇私枉法罪,其中刘勇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刘磊同时还犯有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半年,王海波和杨宗刚被免于刑事处罚。五人随即再次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08年6月30日,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相比一审判决,重审后虽然定罪重了,但处罚却普遍轻了。但该案带来的风潮并没有由此平息。对于五位当事人提出的异议,睢宁县检察院副检察长邱良表示,在刑诉法上行贿款来源问题不足以影响案件的审理,至于未能对办案过程录像,是因为当时县检察院新大楼尚未启用,不具备录像的条件。睢宁县法院副院长顾开龙在中向表示,江苏法院系统内部有规定,接受媒体采访须经上级相关部门批准,否则不能谈及案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历时三年的五警察案犹如一个万花筒,让睢宁各界人士看得眼花缭乱,不同的人给出了不一样的解读。睢宁县司法部门一位领导直言:“睢宁的交通客运市场比较乱,直到现在还在整治,曾被市里主要领导点名批评,这给县里领导带来很大压力。”相关资料表明,2006年睢宁县展开声势浩大的“交通秩序整顿”行动,张志强一伙被逮捕法办。睢宁坊间普遍认为,张志强、沈海峰屡屡犯事却“没事”得益于李会军等人的庇护,李会军等人就是张志强一伙在公安局的“保护伞”。而在李会军等五人及其家属说来,所谓的黑恶势力保护伞,是在“抓典型,搞政绩”的利益驱使下强加给他们的。有知情人士披露,“五警察”中,李会军的姐夫是睢宁县法院的副院长,刘磊的姐夫是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刘勇的姐夫是县司法局副局长,他们在当地司法界人脉丰厚,能将他们扳倒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五警察案”在当地震动之大是可想而知的。《瞭望东方周刊》供稿

南宫市毛毡收纳盒厂家直销
现金捕鱼游戏
冷藏车改装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