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庆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花神问情记 第十九章 心中有你,何处不是永远

发布时间:2019-12-05 08:07:04 编辑:笔名

花神问情记 第十九章 心中有你,何处不是永远

星月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紫色长裙随风飘动,不多时,她的身上玄光大盛,一股神力直引天地灵气,将落叶卷得飘飞,她的身后,隐隐显出了一只玄色的神兽,龟蛇合体,鳞甲被壳,正是北方的守护神兽—玄武。

尹屾见状,亦化开了天轮眼,他乃南方守护天神,所以身后隐隐显化出了一只赤色的神鸟,此鸟便是南方守护神兽,朱雀,然而尹屾幻化出的朱雀却极是微弱,仙气也不如星月的玄武般强大,星月仔细一看,却见这赤色的图腾上,竟附着一股黑气,此二气本是一正一邪,互不相容的,奈何化在了一起,瞬间,尹屾身后赤光大盛,竟与星月的气势不相上下,只是这股强大的气势中,暗暗透了一股邪魅之气。

星月看着尹屾,惊道:“正邪二极法?你竟修炼这种法术?这正邪二气,怎能融合在一起?”

尹屾闻言,缓步走上前来,道:“正邪二气如同阴阳二极,若想融合,只需二者平衡即可,我生来即是邪恶,体内根本没有丝毫正气,为了掩饰外露的邪气,我只有不断地吸收正气,才能勉强维持正邪二气表面的平衡,况且近日我发现,我体内的邪气越来越外露了……为了不被那些愚蠢的守护神看出什么端倪,我只好来到凡间,想多吃一些向善心,以此弥补一下散去的正气,却不想刚好被我遇到了苏子洵!”尹屾说着,露出一个恶狠狠的表情来,他狞笑道,“星月,你应该感到荣幸才是!因为苏子洵,是我的个猎物!”

说着,他从口中呕出一颗心来,用脚狠狠踩了一下,这才抬起头,面目狰狞地看着星月:“如何?我吐出的这颗心,便是苏子洵的向善心,如今我改变主意,毁了他的心!你除非将自己的心给他,否则,他黑气入体,只会沦为恶魔,永世不入轮回,哈哈哈哈哈…”

星月愤怒的看着尹屾,周身玄光越来越盛,将天地耀得通明,瞬间,无数道玄光挟着强大的仙力,从四方八面飞向尹屾,尹屾猝不及防,被击倒在地上,他躺在地上,用衣袖拂了拂嘴角的血,笑道:“这些年不见,你的修行愈发的高了。”

星月并不言语,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瞬间,尹屾起身,缓步朝星月走来,星月定睛一看,只见尹屾所经之处,黑气涌动,花草树木尽数凋零,于是她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

尹屾的步速逐渐变快,,竟化作一道赤光,直直冲向了星月,星月催动法术,闪身避过,尹屾又是一击,星月长袖一挥,化出了地轮罩,将尹屾的冲击尽数挡在身外,道道玄光与赤光交汇在一起,将小小的佛寺映得如白昼般明亮。

由于凡界阴阳平衡力甚是强大,在凡界使用法术,要耗去所使法术一千倍的修为,方可打破凡界的阴阳之力,且这种做法既损耗修为,又伤及本元,所以大约缠斗了两柱香的时辰,星月渐渐支撑不住,便慢慢向后退去。

尹屾此时亦累得不轻,但比之星月已是甚好,眼看着尹屾便要占了上风,突然,一道绿光奔涌而来,将尹屾的天轮罩震得粉碎,尹屾惊退几步,好不容易定住心神,又是一道绿光击来,他急忙聚集周身修为,方才将绿光勉力接下,他退后了几步,口中直直喷出一口鲜血来,他惊恐地望了望四周,终于一咬牙,化出山河兽,骑上兽背急急遁去。

星月跌坐在地上,茫然地看着那抹漂浮在她身边的绿光,心中暗自疑惑道,方才,是她战斗得头晕,出现的幻象么?眼前这道光,只是两击,便将尹屾打得落荒而逃,这难道,只是自己的错觉?

星月正在胡乱猜想之际,身旁的绿光却突然消失在了眼前,星月缓过神来,恍悟道:原来,这真是自己的幻象啊,可是,尹屾怎么也不见了?难道他也被这幻象迷惑,吓得拔腿跑了?

星月艰难地站起身来,去查看苏子洵的伤势,此时苏子洵已是气若游丝,回天乏术,他不仅被挖去了向善心,而且还被黑气侵蚀得不成人形,他的膝下和掌心伤痕累累,分明是从家中一路跪拜而来的痕迹,星月看着他,强忍住心中的悲痛,将他抱在怀中,用仙气护住他的身体,想给他输一些灵气,可刚输进去,灵气便四散开来。

星月沉思了片刻

,便用地轮罩护住苏子洵,然后咬紧牙关,心一沉,将自己的心生生挖了出来。

星月蜷缩在地上,疼得一阵轻颤,周身灵气亦随之迅速散去,她用元修护住神体,稳住气泽,将自己的心缓缓放入了苏子洵体内。

这颗心刚化入体内,便生出一道金光,将苏子洵周身黑气尽数驱散,星月抱住他,耗尽一丝修为,将黑气尽数吸入了自己体内。

星月躺在地上,浑身战栗不已,口中涌出了大量的黑血,她抬起头,却见一朵浅紫色的相思花,从苏子洵的心中显化出来,星月一见此花,顷刻间泪如雨下,她紧抱着苏子洵,心中已然释怀。

几千年,几万年,几亿年,终有遗忘的那一天,其实世间平常不过的,就是生离死别,心有腐朽的一天,情有干涸的一瞬,而自己能做的,就是在还能去爱的时候,轰轰烈烈的去爱罢了,哪怕是飞蛾扑火,永不超生。

正想着,星月看见朦胧的月光中,一个身影正朝她走来,只听那人急呼道:“姑娘快走开!那黑气会侵蚀人的性命!”

星月抬头一看,面前站着的,竟站着一个小花妖,那小花妖周身碧绿肌肤,想是修行尚浅,还无法化出正常人的肤色,她斟酌再三,还是化开了二十六万年的元修,探了探此妖今后遇到的事。

天地守护神明在湮灭前,都一次机会,去探知一人的过去未来,星月决定赌上一把,看能否将自己的地轮珠交给她。

地轮珠上显示出了许多东西,星月细细一看,禁不住大吃了一惊,这小花妖与九阳,竟是历经万年修来的情缘,但这份情,变数诸多,倘若走错一步,便会前功尽弃,将万年情缘毁于一旦。

青璃见星月默不作声,便走过来,将她扶到佛前的蒲团上坐下,星月嘱托了青璃一些事,并将地轮珠交予了她,请她去神界走一趟,将这地轮珠交给冰墨,如此,既了了自己的一桩心愿,又可以助她早日与九阳重逢,至于今后,她与九阳究竟会如何,便只有看造化了。

星月交代完后事,脸色惨白凄清,她起身想走到苏子洵身旁,却再也支撑不住,跌倒在了地上,青璃见状,用藤蔓将她卷起来,轻轻放在了苏子洵身旁,星月紧紧握住苏子洵的手,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随即微微一笑,闭上了眼。

紫色的相思花卷过眼前,顷刻化作了无尽相思,地上,空遗一方紫色锦帛:

十年归程路漫漫,流不尽,离人泪,皓月千里,相思入梦来;

庭前落花香满道,故人笑,音容老,聚散匆匆,踏浪红尘中。

这便是花妖青璃的个梦,纵然这归程,不止十年。

济南血管瘤医院周世军
金昌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绵阳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六盘水癫痫病医院那家
深圳妇科疾病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